未完成的故事

回想旧事对于还未走出来的人来说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明明已经过去了很久,可能是一年,两年,但是由于某一天坚定了将故事写成文字的想法,不得不再次回忆起每一件事,每个地点,甚至每句话。这样就像把一个人关在了这些往事里,永远走不出去。


相识

在大学的时候,喜欢玩一个游戏叫《崩坏三》,其中有个建立舰团群的功能。我建了个自己的舰团,并且标注了QQ群的号码。之后有很多人加QQ群,平时在群里扯淡挺欢乐的。

19年,当时有一个大学生创新创业项目的比赛。当时我没有什么事儿,于是就参加了。由我带头,找了两个室友和两个其他学院的参加了这个活动。我不记得当初因为什么想到的那个项目。一句话概况:我们的项目是将蛋糕上的装饰物当做组件,用户可自由添加或更换蛋糕坯上的组件,之后用户可将做好的模型传给蛋糕店,从而得到想要的蛋糕的样式。

有一天在QQ群里说了这个想法,突然有个人说,可能要用到3D引擎,比如unity。那个人就是东哥。于是我就开始了莫名其妙的自学旅程。

后来得知,东哥是一家游戏公司的老板,目前公司还在正常运行。我觉得游戏开发这个方向也不错,我们是网络工程专业,毕业后一般有两个方向,一是网络安全,二是运维方向。在我的认知里,网络安全方向就是当黑客,做进攻和防守的;运维方向就是给公司管理路由器交换机的。黑客方向,我没有前辈去带我,而且我觉得我们年级的水平都不咋地,没有志同道合的人。运维方向的话,现在小公司都不招运维,都是使用的云服务器;大公司会招,但是门槛高的很。所以我觉得网络安全和运维方向都不适合我,我就被东哥影响,莫名其妙的进了游戏行业。

后面和东哥交流很不错,关系处的还可以,虽然从来没见过面。突然有一天,在QQ群里闲聊,东哥突然来了一句。“我想把我妹 推给小斌”,当时就当玩笑话过去了。因为当时我也有喜欢的女生,虽然从没表达过。这算是第一次知道她吧。后来东哥给了我他们的一个废弃的项目的源码,让我去看。我当时水平不够,对于我太难了,一直没看懂。
然后我一直在自学基础,但是进度很慢很慢,也在折腾博客,比如WordPress,然后就是搞域名。但是现在看来都是在浪费时间。

然后2020年初,疫情开始了。学校开始了网课时代,教了我们HTML,Java。我比较喜欢讲课的老师,所以学的比较认真,学的还不错。

2020年10月,当时是大四上半年。室友推给我个职位,是山东青岛的,我当时一直以为北上广公司比较难,所以没有投简历。于是我去山东青岛面试了。到了当地,发现是个假的职位,差点就被骗签了两万的培训费。本来就是来挣钱的,结果让我先贷款两万。其实要不是看那个贷款平台界面做的很差就同意了。之后因为疫情,不能回学校,于是在青岛找了个实习干了一个月。因为面试北京的公司说漏嘴了,然后开除了。第一次感觉开除的滋味,还挺难受的。

2020年11月,来到了北京的一家游戏公司,算是第一次正式的实习吧。做的游戏是mmo类型的。刚到北京的时候就被老太太坑了一笔。我在青岛至北京的飞机前,公司的HR给我推荐了租房的人,我以为公司推荐的,所以应该不会错的。我在看过房间的视频后就把“订金”交了过去。等我半夜到了北京后才发现,这里也算北京?好偏啊,我去了指明的住处,发现连手机信号都没有。简直不敢相信。第二天,和租房的老太太交流不租了,把钱退回吧,结果不退。我在租完其他房后,去附近的派出所才给我退了一半不到。我是真的没想到,还没正式进入社会就被上了一课。

这家公司996,工资刚刚够在北京生存的。在这家公司认识了很多朋友。

时间过的很快。终于到了正题了。

有一天,东哥把一个女生拉进QQ群,后来知道是他妹。我和这个妹妹加了好友了。

突然有一天,她问我,要不要个东西。我答应了之后才知道,她爸爸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只哈士奇。家里有小孩,所以不方便。她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去领养,所以找到了我。正好我一个人在北京。能帮我解解闷。我犹豫了很久,然后还是答应了。感觉很好玩的样子。

2021年2月28号,二傻子送到了,刚送到时候给我吓了一跳,太大了,颠覆了我对以往我家里养的狗的认知。而且没想到它不会和普通的狗一样旺旺叫,也不会咬人,性格很温和。并且力气很大。

后面就是我和狗子的幸福生活。我平时早上9点半到公司,晚上9点才下班,每次到家总能看见一片狼藉。啊,我新买的鼠标!啊!我的C#指南。从此我知道,二哈会拆家是真的,连墙上的网线盒子都被咬坏了。晚上我还要出去溜它。果然是撒手没。

每次有东西被咬坏,她都来跟我道歉。毕竟也是我说要养的,所以我要对它负责。有一次她说:“我陪着你,一直接受你情绪反扑,直到他老死了”。

狗子的生活还在继续。有一天,我问她有没有对象,她说没有。我感觉很高兴。和她聊天我觉得我对她也有好感。有一次聊天时她说“你不会是想人狗双收吧,我的天呐”。她妈妈当初知道买她狗的是个21岁的小东西 就让她注意,说“醉翁之意不在狗”。

离开北京

后面得知,她是学法学的,想考研考到上海,上海有一家华东政法大学。我3月多签了三方协议,也就是说我可以在这家公司实习转正。后面知道和我实习的小伙伴出去后都拿到了不错的薪资,感觉我也有点眼红,想出去试试。

有一天,和主策交流很不愉快,发现他可能对我有偏见。实习生晚上9点下班,当天晚上一些人分部门出去聚餐了,我待到了9点下班的。等我到家,发现主策问我为什么走了,我很纳闷,实习生就是晚上9点啊,他说他去问问HR。他以为我是看没人了所以就提前下班了,所以才微信上叫我。如果我真的是提前走了,他绝对会说给我记一笔账,影响我转正。因为这件事,更加坚定了我去别的公司面试的决心。

当时临近五一,想着能和假期连起来,准备面试更充足,所以提前和HR请假了。网络面试了好几家,但是都没有消息了。

剩下的都是需要到实地面试的了,于是买了去上海的车票。前一天还去看了电影《你的婚礼》。

去上海实地面试,面了好多公司。当时两三天都是在宾馆和网吧度过的。第二天过了一家公司,但是比北京的原公司还低。于是想就这么着了,后面再努力提高薪资吧。于是就当面试都结束了,我打车去火车站。可能是上天眷顾,在去火车站的途中,一家留意的公司的HR刚好发消息回复,说第二天可以去面试。然后在火车站的附近的旅馆住了一宿,我打赌这些旅馆床单被子一星期也不见得洗一次。第二天去面试,过了,虽然是平薪,但是995少了一天,起码不用996了,而且还是喜欢的编程语言。主管让我安心毕业,7月1号来报道就行。

我很高兴,感觉很好。所以下午就直接骑共享单车到了她说的华东政法大学的一个校区附近,我感觉以后就会在这里相遇了。我很期待以后的生活。

见面

在面试通过的那天晚上,买了去她的大学的城市的车票。因为手里的钱比较紧张,所以没买高铁,硬卧与硬座之间,我更喜欢硬座。坐了一宿的火车,终于到了。

她说要来接我,我以为真的会有个女生来火车站接我呢,当时挺激动的,下了火车特意去了洗手间看看脸头发啥的会不会很乱。结果天气太热了没来。我本来也没打算让她接我。坐了出租车去了她学校。

到了门口,居然没有门卫我靠,正经大学都是没有门卫拦着的嘛?她让我进门后坐小黄车去经管楼找她。我看见那个小车,看起来怪怪的,没坐,走着去。

到了经管楼,我没敢进,我怕她耍我,比如在远处观望有个傻子大老远跑来找她。在楼外看见一个貌似是她的人,虽然和她从没见过面,但是远远望去,第一眼,竟然觉得会有不一样的感觉,果然是她。

我们先去吃了炒酸奶,她大学里的炒酸奶好像只有一家,是薄薄的那种炒酸奶,(我忘了我付了她的那份了没,后面她还一直跟我抱怨,第一次碰见这么小气的男生)拿着炒酸奶,之后商量去哪里玩一下,先去找一家宾馆放东西,放完东西后商量去湘潭的步步高广场玩。吃饭人好多啊,随便找了个地方,之后看了个电影,吃了碗难吃的螺蛳粉,之后去了KTV。
玩完后就晚上挺晚了,9点了吧。之后回学校,送她回宿舍。我回宾馆睡觉。比上海低几十的价格,湘潭就能住挺大的宾馆。我第二天就得走,得回北京,房子到期了,顺便回公司辞职。第二天起来和她上了课。晚上吃了饭在学校逛,聊了挺多。之后在临走的时候我想抱抱她。其中还有很尴尬的事。然后我就回北京了。

退房租金退了一半,看着被狗子抓坏的床板,算了吧。之后回学校,想我的儿子们了。

回学校后感觉,我为啥要回来呢,于是5月17号订了个票,18号又退了,21号又瞒着她又去了,等到了才发消息。

之后在她学校里租了个房子,很便宜的价格,租了一个月,终于可以畅快的玩儿了。但也要改论文啥的,学习啥的(假)。

一天晚上下课,我发现她有个同学也在QQ上联系她,关于她的一个笔记本电脑的事,说可以分期一起还。当时她需要个笔记本电脑,因为学习需要,也要做PPT文档什么的。我当时都没见过面,所以不能提供资金了,后来她和我说她妈妈帮她买了。然后我就直接电话打过去了,让他放弃吧哈哈,不要打扰这个女生了。

之后一直陪她上下课,逛街吃小吃。湘大的小吃街真是绝了。之后我和她在一起了。

又到了交论文的时候,当时来回往返于湖南和吉林。最后终于毕业了。又回到了湘大和她在一起。

工作

临近上班报道了,也就是临近分别了。每天早上醒来,就觉得我不能走,我还要和她在一块。我把时间一拖再拖。最后拖到了6月30号当天,因为7月1号要报道了,所以不得不走了。临走的时候还被出租车司机狠狠的宰了一笔。然后在上海租了很很小的房间。

因为要工作了,所以只能周末相见了。

最后编辑于2024年02月17日 03:15
返回顶部